亚冬ALEX音乐网站
自 传


      我不知道对舞台的爱来自哪里,也许是获赠了一些父亲年轻时做业余话剧演员的经历。
      初中时,喜欢王杰、童安格,到了高中,迷恋古典吉他,反复弹奏“绿袖子”、“爱的罗曼史”还有一小段“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毕业后我丢弃了音乐,奔走在赚钱养家的职业中,直到30岁离开家乡南京去往南方做职业歌手时,才意识到自己是同行中年龄不小却出道不早的“大龄歌手”。到了37岁开始在北京的一家琴行学习吉他弹奏,我想不该再用迷恋这个词来形容对音乐的感受,我得说无法放下手中的吉他,因为鲍勃迪伦、滚石、甲壳虫,因为克莱普顿、恐怖海峡还有U2、鲍勃马利等等,我的脑海里总是萦绕着那些旋律和那些让我挥之不去的solo以及吉他老师王志军说过的那些难以忘怀的话,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早期喜欢的迈克学摇滚和Jason Mraz。当我走进田纳西州的孟菲斯,走进Beale Street的BB King、Rum Boogie看到他们是那样的弹奏吉他和歌唱,我开始彻底认识布鲁斯这种音乐和舞台表演并意识到自己的路真的只是开始,我不只是要做一个歌手或乐手。我要走的是一段在前方很长很长的旅途,要去往的是一个神秘而又吸引我的地方,这些孟菲斯的音乐人是我的写照。
      我不知道自己能写出多少首脍炙人口的歌谣,但我不在乎满头银发时还抱着吉他站在舞台,我不为了任何人而奋斗,只是感觉血液里流淌着这些音符,无论如何我始终都会在学习、在寻找通往那条“神秘森林”的小路,没有人给我指引,我只好在尝试中向前,在表演中学习和生活。当然,我喜欢这一切。Sting曾经说过“如果你没经历过必经的磨难,那么你所获得的“成功”,也只不过是蛋糕上的一层奶油而已,一抹即去。如果你真的和音乐磕上了,那么你: 完蛋了”
        我猜恐怕得懂得100个和弦的用法以后才能用其中几个写出一首歌来,那么我不只是要写一首歌,对吗?我时常问我自己。
        我组过乐队,演过酒吧和餐厅,甚至还在国外的街边挣过小费,这些都是经历,从不意味和标志着什么。自从5年前开始学习吉他,始终觉得就好像是个孩子似得又回到了学校,如饥似渴仿佛发现着未曾认识的事物。到现在依然觉得满足和兴奋。还有太多太多美妙的东西在前方等着去探索。我怀着好奇与激动,睁大着眼睛从每天醒来,Bob Dylan依然在巡演的路上,他已经75了。而我,实在太年轻......